栏目导航
教师资格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教师资格 >
改革使收入从暗补变成明补 公务员告别灰色收入
发布日期:2021-11-23 02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公务员曾经是人们艳羡的职业:收入稳定之外还有不少灰色收入,如公车私用、公费医疗全家报销,但是随着两项改革相继推出:公车拍卖、公务员拟年内纳入医保,加上早已进行的房改,公务员已彻底向这些灰色收入告别。但公务员的收入并未因此而降低,实际上,改革使公务员的收入从暗补变成明补,公务员的收入变得前所未有的透明,这将起到高薪养廉、稳定公务员队伍,提高行政效率,杜绝职务犯罪的作用。

  “公务员年内要医改,以后我们就没有公费医疗啦,现在多看点病,多开点药”。在广州某三甲医院里,来自交通部门的公务员李小姐与同事说。这位只是有点头晕的女士,自己要求进行了全身多处体检,并开回了大把药物。

  “自从公务员可能进行医改的消息传出后,各大医院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公费医疗客,不少医院甚至人满为患……”广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办公室的一位人士说道。

  的确,随着公车改革的破冰和医疗改革的逼近,原本安逸的公务员开始坐不住了,天河区政府的一名负责人就在公车改革时表示,“公务员已经开始彻底告别灰色收入”。

  一直以来,公务员多少有些官本位思想,而现行的体制也让公务员像封建官吏一样活着:出门有公车,回家有公房,病了有公费医疗,就是办公室的一些文具采购,也能小肥一笔,基于以上原因,公务员虽然几年前工资不高,但在高福利、高隐性收入下活得潇洒、滋润。

  陈先生是广州某国企为公司经理开车的司机,但实际上只有外出开会等公务时才需要他,其他时间都由这位经理自行驾驶。陈先生表示,每个月底,他都要从车子里搜寻各种单据,以公务的名义向财务报销,然后再把钱还给经理,“每个月平均都要报3000多元,其中油费七八百元,其他的都是停车场费、过桥费、过路费等。”经理家的小区每月的停车费为600元,按规定是无法报销的,因此陈先生必须四处收集各种过桥费等发票填上这笔钱。“其实单位里非领导用车,就算每天都出车,各种报销也就1000多元。”

  此外,一些领导也利用“公车私用”之机,将其他的费用也转嫁到车费上。吴小姐是某机关的会计,她说自行驾车的领导们每月的车辆报销额起伏都很大,有一位领导曾经一个月就报了5000多元,其中3000多元是各种高速公路的收费发票。“几乎每天都有京珠高速、广清高速、开阳高速的过路费,而且数量不少。如果是真的,那么他每天都要把整个广东都跑上一两次……实际上,我每天都能在办公室见到他。”

  孔女士是白云区某机关的公务员,由于两姐妹长相接近,姐姐一旦生病就拿着妹妹的公费医疗卡去看病报销,开药随心所欲,而身体稍有不适,便提出住院,做CT等服务要求,一年下来,总要公费报销1000多元。

  此外,2000年以前,机关单位还有福利分房,不少高级别的公务员仅需2-3万,便可享受90多平方米的房子,而现在就是在番禺、花都买同样面积的住房,费用也高达30来万。

  福利分房取消,公车改革,公务员纳入医保,8月1日,天河区开始试行政府采购网络管理,进一步杜绝公务员以公谋私……一系列改革纷至沓来,公务员对此是什么心态?

  来自税务部门的路小姐表示,自己刚从大学毕业,经济实力很薄弱,每月的住房补贴只有200多元,就是加上住房公积金,买房也非常困难。“我和男朋友看中了白云区的一套商品房,首付只要4万5,但按揭要苦死人,我决定申请20年公积金贷款,你想想,有了这个包袱,我可能要当一辈子公务员来保证收入稳定。”

  天河区在广州率先进行车改后,一些街道表示,遇到突发事件便很难处理,“像一些综合治理的活动,几乎是全街出动,私车派不上用场,以前是公车一开就走,现在却要租车,而租车则要洽谈、交车,很难做到快速反应。此外,租车价格高也是个大问题,搞大型活动租一辆公共汽车跑一个往返,往往就要花上五六百元”。另外,像长兴街等比较偏远的街道,没车办公很不方便,一些业务人员到市区办急事,打的就要50-60元,区政府指定的补贴标准,根本就不够花。

  “很多公务员说医改让他们吃亏,我却不这么认为”,对于年内进入医疗保险系统,年轻的公务员罗小姐有自己观点。她认为现在的公费医疗是吃大锅饭,看病用药没有节制,而纳入医保后,公务员看病必须瞅瞅自己的钱袋,这是个约束。而且按照目前的拟订方案,公务员的个人账户中,每月可打入200-320元,日积月累,到年老有病时,个人账户加上统筹基金,能保证用最好的药品,这样算来医疗待遇不比公费医疗差。

  当然,对于一些年纪偏大的公务员来说,个人账户要想累积成一个大数有不少难度,尤其是个别有特殊病的人群。因此,便出现了医院爆满的情况。

  但是有消息透露,公务员医改后,住院负担的平均费用仍不高,在职人员为11.5%左右,退休人员为7%左右。门诊特定项目治疗如血液透析,肿瘤门诊化疗、放疗,肾移植后的抗排异治疗及糖尿病门诊治疗,在职人员个人负担为6%,退休人员个人负担为2.8%。这一点甚至比原来的公费医疗而言个人负担有明显减轻。

  改革使公务员告别灰色收入,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蔡立辉博士指出,这些改革均难以避免,实际上是以明补代暗补,使公务员收入更透明与合理。

  其实仔细研读这些改革政策,能发现为稳定公务员队伍,政府给予了很大的资金付出:

  住房上,有住房补贴,在医改拟订方案上,公务员门诊可报80%,远远优于其他市民,而且改革后的广州公务员医疗保险金(包括基本医疗保险、重大疾病医疗补助金和公务员医疗补助费)缴费总额,将达到公务员工资(含退休人员退休费)总额的15%,其中财政缴交13%,每年筹集资金达3.92亿元;个人缴交2%,每年筹集资金达4560万元。政府还是出了大头;

  在车改方案上,月补贴的发放标准为正处级2800元、副处级2000元、正科级650元、副科级550、科员450元、工勤人员350元,这也不是个小数;

  更重要的是,在改革的同时,近两年来公务员的收入得到逐步提高,一些中央级别的,还有通讯补助等。上月末,广州人事局再出新政,表示公务员读书进修,政府可资助30%-50%的学费。

  蔡立辉指出,目前,广州公务员的薪资水平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,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仍然不够。广东省统计局今年7月公布的数据也显示,广州市公务员的月平均工资仅为2163元,在经济发达的广州,略显寒酸。当然,公务员的收入因不同地区、不同部门而差距极大。“市民都说公务员工资高,其实很多低层次的公务员也有困境,就拿进修MPA来说,中大MPA是收费是很低的,每年才1万2左右,但不少学员支付起来很吃力”。

  就以广州天河区的处级干部来算一笔帐,一个在该区机关干了5年的正处长工资和补贴,月薪可在4000左右,加上车补,则为6800元,加上目前正在审议的住房补贴(正处为607元/月),数额达到7400,最后补上医保卡中每月注入的200元(按拟订医改方案的最小值),该处长每月的最终收入7600元,按每年13个月计,年收入为98800元。以此类推,科长的年收入大约为5.6万,级别最低的办事员,年薪也可达到3.5万,这不是一组小数字,科长以上级别供楼、供车基本问题不大。

  “政府对公务员改革,其实是拿走一块又补上一块,不过更加合理和透明,我认为,公务员有资格享受这种待遇,一是他们能跨过这个门槛就不容易,广州推行凡进必考制度,卡得很严。同时,随着广州经济的不断发展,公务员所承担的压力、风险和业务量都在猛增,另外,公务员的专业技术也在提升,比如说外语水平,广州申亚成功后,一些部门要求向香港靠拢,学会双语办公,他们享受补助和优待,合情合理”,蔡立辉表示。另外,不少人认为公务员的优厚待遇,将起到高薪养廉、稳定公务员队员,提高行政效率,杜绝职务犯罪的作用。

 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蔡立辉认为,从目前的形势来看,广州公务员的医改、车改,进展并非迅速,为维护稳定,不少方案仍在修改或处于保密状态。如何保证改革的稳定,一定要综合考虑,而且改革切莫变动频繁。

  他表示,改革首先要客观认识广州的经济发展所处阶段,并据以制定合理的社会保障政策。有关社会保障的一些调整政策,不宜过度频繁,要在财政现有承受能力、社会保障承受能力等综合预算的基础上予以调整。

  其次,改革要科学,以人为本,如建立健全社会保障,包括公务员医疗保险的预算管理制度,提高社会保障基金的运行效率;建立起从资金分配、拨付、投资、预算、监督等相配套的预算———监督管理体系等。

  同时,改革要多调研,就拿公车改革来说,如果在增城有一个可去可不去的调研,负责人是否会在自己掏钱的情况下去调研呢?是不是一个电话就简单完事呢?这里需要完善的监督配套制度。

  最后公务员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推进必须稳妥,以保证公务员具有旺盛的工作精力、创造性、积极性和政府工作的正常运转。(记者/何达志张琳实习生/赖映梅徐莹朱颖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