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普通话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普通话 >
主旋律影視劇異軍突起 成為年輕人的白月光
发布日期:2022-06-24 21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曾幾何時,主旋律影視劇往往曲高和寡。但縱觀近兩年,一部部製作精良、叫好又叫座的主旋律影視劇頻頻出現,在外有歐美日韓劇,內有海量網劇、綜藝等對手的“合圍包抄”下,曾經不被看好的主旋律電視劇,異軍突起,收穫了大量關注和點讚。

  “同志,你穿這身軍裝真好看”,聽到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,林楠笙回過頭,紅了眼眶。在經歷一次次生死考驗,目睹身邊同志相繼犧牲,林楠笙與朱怡貞終於共同迎來了勝利的曙光。當兩人坐在門前臺階上,迎著陽光,領著一群孩子唱起“長亭外,古道邊,芳草碧連天……”賺足了螢幕前觀眾的眼淚:“太好看了,能活著真好。”

  近日,熱血燃情諜戰劇《叛逆者》完美收官,該劇自6月7日在CCTV-8、愛奇藝播出後,口碑一路走高,豆瓣評分8.3,成為繼《覺醒年代》《山海情》等之後,又一部高評分、高口碑主旋律電視劇。

  導演週游在接受《工人日報》記者專訪中説:“沒有預想過播出效果,只是盡力做到最好,現在受到了觀眾的關注和喜愛,想表達的思考也能讓大家感同身受,我們覺得很幸福。”

  不難看出,講故事和去概念化,聚焦宏大歷史背景下小人物的大故事、大人物的小故事,是主旋律電視劇成功的重要抓手。在這些劇中,不管是歷史上的大人物,還是普通人,都不再是單薄的符號,而是一個個有血有肉、可親可感的“人”。

  《叛逆者》以主人公“林楠笙”為縮影,講述中國共産黨情報工作者的成長故事。在特定歷史時期,這個熱血青年在戰爭和人性的洗禮下,歷經艱難地成長蛻變,一步步邁向黨的懷抱,並在實踐中不斷堅定信仰,成為一名光榮的“同志”。

  “和以往諜戰劇相比,《叛逆者》不是一個處處都有‘強情節’的故事,也不是一個非常類型化的故事。故事背景橫跨了13年,我更希望在其中看到歷史感,看到每個人物的成長變化和發展。”導演週游這樣説。

  從平民視角展示劇中人物的喜怒哀樂、成敗得失,吸引觀眾在深入共情中走進這段故事、讀懂故事中的人,似乎是優秀主旋律作品心照不宣的選擇。

  在《覺醒年代》中,陳獨秀在北京籌到了《新青年》雜誌的投資後,高興得像個孩子,跑到雪地中打滾;在《山海情》中,麥苗與同鄉遠赴福建打工,在聯誼會上,惦記著家中孩子的秋紅,把一個個氣球放癟後塞進口袋……一處處細節讓觀眾看到了“立體的人”,也更深刻地感受到故事的鮮活性。

  從一本正經地“説教”,到在遵循歷史事實的基礎上,從細節著手,融入個性化、幽默化表達,塑造真實可感的人物形象,越來越多的主旋律作品不僅得到了觀眾認可,在業界的地位也不可小覷。近日,在入圍本屆白玉蘭獎“最佳中國電視劇”的10部作品中,有6部為重大題材劇集,以脫貧攻堅為主題的《山海情》獲最佳中國電視劇獎,《覺醒年代》更是一舉包攬最佳編劇、最佳導演和最佳男主角3項大獎。此外,以改革開放為背景的《大江大河2》、講述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的《跨過鴨綠江》、致敬全民戰疫的《在一起》等,都獲得了高口碑、高評分,刷新人們的認知。

  《叛逆者》改編自“人民文學獎”獲得者畀愚的同名小説,這部小説包含四個故事:《叛逆者》《郵差》《氰化鉀》《胭脂》。電視劇沒有對原著照本宣科,也沒有完全脫離原著,而像是把一件藝術品拆解重組,打磨形成另一件藝術品。

  導演週游向《工人日報》記者介紹,因為原著小説不僅資訊量大,內含有大量的歷史事實和時間點,時間跨越長,而且原著中有大量留白,行文冷峻克制,所以改編成電視劇的難度比較大。“我們花費了近兩年時間重新梳理劇本,只是希望可以在有限的條件內,盡力做到最好。”週游説。而《叛逆者》的編劇,正是曾創造“萬人空巷”記錄的電視劇《渴望》的編劇李曉明。

  《叛逆者》的走紅,離不開好故事、好劇本,同樣也離不開演員們的精湛表演,《叛逆者》大膽任用了年輕演員朱一龍,而他也沒讓觀眾失望。在扮演被子彈穿透肺部的病人時,林楠笙真實形象地喘息聲,引來彈幕觀眾一陣點讚,“看得我肺都疼”,有網友説。朱一龍自己回應稱,自己在拍這段戲時,兩天沒睡覺,並研究相關紀錄片來學習模倣喘息聲音。

  “原來戲裏極有分寸感的林楠笙,正是朱一龍的本色出演!”很多網友這樣評價男主角的演技。也許從“愛豆”到“實力派演員”,只是一部好作品的距離,朱一龍憑藉這部戲證明了自己,吸引不少觀眾“路轉粉”。

  老戲骨王志文扮演的顧慎言,是復興社上海區檔案室主任,同時也是潛伏在敵人內部的共産黨情報員。深厚的表演功力讓他把這個地下工作者的形象表現得入木三分,也讓更多年輕觀眾重新認識了這個“每個眼神都是戲”的演員。

  導演週游還向《工人日報》記者透露,“我們劇中的所有演員都是第一人選,演員對故事本身感興趣,能同意參演,是這部戲的幸運。朱一龍本人內斂深沉,同時極具爆發力,這些和林楠笙性格很像,童瑤本人也和朱怡貞一樣,是一位非常果敢、堅強的女性,他們非常適合各自的角色,也演繹出了獨特魅力。”

  在《覺醒年代》和《山海情》等電視劇中,同樣涌現出很多個性鮮明、深入人心的角色。很多網友評價《覺醒年代》中陳獨秀扮演者于和偉,稱:“把仲甫先生演活了”,而于和偉憑藉《覺醒年代》這一角色,成為本屆白玉蘭獎“視帝”。

  主創團隊拍得用心,觀眾看得也很用心。在很長一段時間裏,主旋律影視劇不僅經常在資本和市場遇冷,同時也不受年輕觀眾“待見”。但是,從近來幾部成功的主旋律電視劇看出,只要是精品,觀眾還是會積極“買賬”。

  “《叛逆者》播出後,我沒想到觀眾能看得這麼細。”週游説。在整部劇中,包含大量細節呈現,如地域特點、人物履歷生平,以及制式服裝和戲用道具等,在觀劇過程中,不少網友在彈幕中實時“播報”這些細節,剖析點評劇中人物的表現。

  “其中有個劇情,顧慎言打電話時用鋼筆撥號、用手帕包住話筒,隨即就有網友在彈幕上展開分析説:‘説明那個年代已經有指紋識別了’,其實我們設置這個細節,主要考慮到顧慎言作為一名成熟的職業特工,他下意識會這麼做,同時也能掩護自己的聲音,防止被錄音。”週游介紹説,“觀眾看得那麼細,給我們壓力挺大的。”

  年輕觀眾對劇情的積極“參與”,也能形成正向激勵。演員朱一龍表示,“我印象最深的是網友把劇中的細節挖掘出來分析的那些評論,我能感覺到,不僅是我們,觀眾們也在創作,他們會把我們在劇中花心思做的細節、潛臺詞都挖掘出來,給出反饋和分析,讓作品更有生命力,這也是對我們創作者的最大鼓勵。”

  豆瓣評分9.3,黨史題材的《覺醒年代》收穫了大批年輕粉絲。優酷站內數據顯示,在該劇發彈幕的人群中,90後、95後的佔比是全站基準值的1.6倍;沒有光鮮亮麗的場面,沒有當紅流量明星,有的只是滿眼黃沙黃土、土坯房、“高原紅”、粗布衣衫的扶貧正劇《山海情》,照樣讓年輕觀眾看得“熱淚盈眶”。

  《覺醒年代》導演張永新曾説:“我始終有一個觀點,年輕觀眾從來不會排斥主旋律,他們排斥的是懸浮的、不接地氣的、粗糙的、不嚴謹的作品。”年輕觀眾已經成為主旋律電視劇的目標受眾,主流價值觀也正在通過優秀主旋律作品,在他們身上得到傳承和弘揚。